中國(guo)作家協會主管

《人,或所(suo)有的士兵》︰理解戰爭,理解文明——鄧一光《人,或所(suo)有的士兵》研討會在京舉行

來源(yuan)︰中國(guo)作家網  陳澤宇(yu)  2020年03月30日21:25

2020年03月30日,評論家yi)醮笙仁shou)邀參加(jia)yong)6屆《當代》長(chang)篇小說年度論壇,評選(xuan)2019年度優(you)秀長(chang)篇小說佳作。在為鄧一光的《人,或所(suo)有的士兵》投上一票之後,劉大先再次拿起了(liao)這本(ben)書,細細閱讀,幾乎通宵。

《人,或所(suo)有的士兵》 鄧一光著 四川人民出版社2019年7月出版

這部讓素來以“閱讀效(xiao)率高、批評快準狠”著稱(chen)的劉大先讀了(liao)又讀的作品(pin),是作家ye)艘還餑舷律(lv)鉦chou)後的又一部沉吟(yin)之作,足有77萬字。小說dao)彩shu)了(liao)中國(guo)第7戰區兵站總監部kong)形wei)軍需官郁漱石的生活(huo)與記憶。2020年03月30日,日本(ben)偷襲珍珠港(gang)幾個小時後,日軍突襲香港(gang)。由多國(guo)部隊組成的香港(gang)守軍經過(guo)18天的抵抗,傷(shang)亡慘重,宣布(bu)投降(jiang)。中國(guo)第7戰區兵站總監部kong)形wei)軍需官郁漱石不幸被日軍俘虜,在位于(yu)?)島叢林(lin)中的D戰俘營度過(guo)三年零八(ba)個月lu)僑說納huo)。《人,或所(suo)有的士兵》fan)cong)郁漱石戰後被軍事lu)ㄍ?笈行xie)起,人物眾(zhong)多、史料豐富。有歷(li)史人物,也(ye)有虛(xu)構(gou)的人物;有歷(li)史事件,也(ye)有虛(xu)構(gou)的情節,細至每(mei)一日的天氣變化,每(mei)一顆子yong) 墓旒3cheng)現,廣及對國(guo)家、時ben)幀 秸?死嗟乃伎kao),在作者精心(xin)剪裁和深情講述(shu)下,這個虛(xu)構(gou)的故事具有了(liao)非虛(xu)構(gou)的真(zhen)實和沉lin)亍 鋅岷捅洹5艘還饉擔 雜(za)謖飧齬適攏 叭魏he)美化都是背(bei)叛,所(suo)有生存皆為僥幸”,“遠du)胝秸 wu)論它(ta)以什(shi)麼名義(yi)”。

研討會現場(chang) (陳澤宇(yu) 攝)

2020年03月30日,由中國(guo)作家雜(za)志(zhi)社、深圳(chou)市(shi)文聯、四川人民出版社聯合主辦(ban),深圳(chou)市(shi)文聯創研部、深圳(chou)市(shi)文藝(yi)評論家協會、深圳(chou)市(shi)作家協會承辦(ban)的鄧一光長(chang)篇小說《人,或所(suo)有的士兵》在北(bei)京舉行。

當代文壇的大力士,或虛(xu)實之間的擺渡人

“在我心(xin)目當中,他(ta)是一個文壇的大力士。”在中國(guo)作協副主席、書記處書記閻zhi)  蠢矗 艘還庖還岣矣yu)挑戰重大題材(cai),他(ta)的力量(liang)充沛、視野寬(kuan)闊,能舉起一般作家無(wu)法舉起的“重器”,他(ta)寫(xie)歷(li)史、寫(xie)人心(xin),兼具英雄主義(yi)的情懷與浪漫主義(yi)的風(feng)格,同時探索(suo)人性(xing)的深度,充滿(man)深邃的思考(kao),《人,或所(suo)有的士兵》延續了(liao)鄧一光一貫的創作風(feng)格,但(dan)又在敘述(shu)角度和知識體系上邁(mai)出了(liao)新的一步,顯現出質的飛躍jin)/p>

鄧一光的戰爭小說在當代中國(guo)文學格局zhong)卸du)樹一幟,其《父親zi)歉霰貳段業(ye)奶 簟貳段沂俏業(ye)納shen)》等長(chang)篇作品(pin)都名重一時。“在這些作品(pin)中,鄧一光的理想主義(yi)和英雄主義(yi)情懷一覽(lan)無(wu)余。他(ta)筆力遒勁,濃墨重彩;人物剛烈偉岸,襟懷cheng)tan)蕩。鮮明的個人風(feng)格,使(shi)他(ta)的這些作品(pin)有非常高的個人辨識度,其來路(lu)和譜系也(ye)不難識別——他(ta)對當代傳統的革命歷(li)史文化、甚至傳統的古代經典(dian)小說,有繼承和借(jie)鑒,當然更有發展(zhan)。” 中國(guo)當代文學研究(jiu)會副會長(chang)、北(bei)京市(shi)評協主席孟繁(fan)華長(chang)期關注(zhu)鄧一光的創作,而(er)在他(ta)看來,《人,或所(suo)有的士兵》fan)且徊吭踩諶繅獾淖髕pin),作者選(xuan)取海(hai)量(liang)歷(li)史材(cai)料,使(shi)小說“深陷”虛(xu)實之間,在歷(li)史與虛(xu)構(gou)的兩岸涉渡。“把(ba)它(ta)當做(zuo)歷(li)史來讀,里面充滿(man)了(liao)虛(xu)構(gou);把(ba)它(ta)當做(zuo)文學作品(pin)來讀,里面又充滿(man)了(liao)歷(li)史。”

北(bei)京大學中文系dao)淌誄孿魅餃  翱拐健備0世紀中國(guo)人留下最深重的歷(li)史fan)瓷shang),卻cong)滯貧dong)了(liao)中華民族主體性(xing)認同,《人,或所(suo)有的士兵》fan)cong)抗戰中發掘題材(cai)與思想的新意,開闢(bi)了(liao)一條既(ji)不同于(yu)“革命歷(li)史小說”和“新歷(li)史小說”,也(ye)不同于(yu)鄧一光以往戰爭題材(cai)作品(pin)的書寫(xie)道路(lu),它(ta)在集(ji)體主義(yi)精神(shen)與個人合法性(xing)、理想的堅(jian)持(chi)與幻滅(mie)、正面的歷(li)史與顛覆的邊(bian)緣等等看ci)si)不可調和的“二元對立(li)”之間努(nu)力地尋ba)易拍持(chi)摯贍塴!罷(ba)獠孔髕pin)不只是重新書寫(xie)了(liao)新時期的‘人’的主題,而(er)且賦予了(liao)更為深厚的時代感”。

讀罷(ba)《人,或所(suo)有的士兵》,中國(guo)作協小說委員會副主任、評論家胡平不禁感嘆,“我本(ben)來以為當下的創作可能會出現比較平庸(yong)的狀態,但(dan)是沒(mei)想到(dao)還有這樣的作品(pin),當代文學的希望是很大的”。在胡平看來,《人,或所(suo)有的士兵》是一部卓而(er)不群又超乎想象(xiang)的作品(pin),它(ta)是一個成熟(shu)作家ye)某墑shu)大作——“剛剛嶄露頭角的寫(xie)作者,無(wu)論如何(he)不可能寫(xie)出這樣的東西(xi)”。書名中提(ti)到(dao)“人,或所(suo)有的士兵”,意味著這部書眼光不局限于(yu)滄海(hai)橫流(liu)中的一兩個英雄人物,而(er)是把(ba)視角轉向戰爭漩渦中所(suo)有的人,“人在戰爭中無(wu)以名狀的命運,無(wu)可回避的失重、軟弱與無(wu)助,以yue)懊媼偕彩鋇目kong)zhi)宥莢謖獠孔髕pin)中被淋灕盡(jin)致地表達出來”。

對史料的藝(yi)術處理是創作的難點,中國(guo)作協辦(ban)公廳(ting)主任、評論家李一鳴認為,鄧一光的能力即在于(yu)能把(ba)無(wu)窮的史料化為己用,把(ba)材(cai)料故事化、形象(xiang)化、心(xin)靈化、藝(yi)術化。“ba)ta)的作品(pin)中反(fan)cong)車氖槍賾yu)人類的一些大問題,關于(yu)民族、國(guo)家、人性(xing),關于(yu)人類處境chang) 暈揖jiu)贖與靈魂安放,但(dan)他(ta)所(suo)引的材(cai)料沒(mei)有讓人覺得(de)‘戴著腳鐐’,恰(qia)恰(qia)相反(fan),他(ta)險妙地在刀尖上舞蹈(dao)了(liao)”,李一鳴說,“ba)餼哂瀉艽蟺鈉舴 xing)和不可替代性(xing)”。

《人,或所(suo)有的士兵》目錄

捍衛長(chang)篇小說的尊嚴,或回歸總體性(xing)敘事

作家莫言(yan)在創作談《捍衛長(chang)篇小說的尊嚴》中,用長(chang)度、密度、難度概(gai)括(kuo)長(chang)篇小說的標志(zhi)和“偉大文體”的尊嚴。而(er)在《小說選(xuan)刊》fan)嗉 恐(kong)魅巍?纜奐夜私ㄆ嬌蠢矗 度耍 蛩suo)有的士兵》已經滿(man)足了(liao)長(chang)度、密度和難度的外在要求(qiu),同時更是具有角度、態度和深度的內在集(ji)合體。“ba)獠啃 檔慕嵌確(que)淺Lte)殊,不是正面寫(xie)戰爭,而(er)是從(cong)法律(lv)陳述(shu)中控訴一個罪犯(fan)的角度re)?xie)戰爭。在這個時間點上,作者可以去回述(shu)整(zheng)個戰俘營的生活(huo),也(ye)可以回述(shu)整(zheng)個戰爭。態度則體現在小說的扉頁,‘遠du)胝秸 宦鬯ta)以什(shi)麼名義(yi)’。戰爭的殘酷、對人性(xing)的摧殘,在這本(ben)書里被表達得(de)淋灕盡(jin)致。從(cong)深度看,鄧一光的寫(xie)作恰(qia)恰(qia)不是為了(liao)反(fan)戰而(er)反(fan)戰,他(ta)從(cong)郁漱石個人的悲(bei)劇延展(zhan)到(dao)了(liao)世界(jie)文化的悲(bei)劇,也(ye)就是人類共同的悲(bei)劇。”

顧建平從(cong)角度、態度和深度中發現了(liao)鄧一光對文化悲(bei)劇性(xing)的集(ji)中表達,而(er)劉大先則從(cong)小說龐大的體量(liang)中品(pin)讀出一種(zhong)“崇高感”。“ba)獠皇槍適鹵ben)身(shen)的崇高感,而(er)是一種(zhong)歷(li)史的崇高感。”

劉大先以致密的思維(wei)勾連了(liao)一系列的世界(jie)近代史知識背(bei)景︰十九世紀中期以來殖民主義(yi)和老帝國(guo)的瓦解、東亞區域地緣政治(zhi)格局的失衡、整(zheng)體知識變革中中日zhang)ou)美權(quan)力關系的變化、民族主義(yi)的擴散(san)和模仿、日本(ben)軍國(guo)主義(yi)的興si)穡 約(yue)壩泄囟 切輪刃xu)的新論述(shu)和重構(gou)……劉大先re)餃  度耍 蛩suo)有的士兵》讓不同表述(shu)的合法性(xing)都表現出來,用一種(zhong)“ba)zhen)正意義(yi)上的規(gui)矩”方式(shi)講述(shu)了(liao)戰爭,而(er)不是站在某個充滿(man)義(yi)憤(fen)的、帶著民族主義(yi)情緒(xu)的角度。在劉大先看來,龐大的小說里雖(sui)然眾(zhong)聲喧嘩(hua),但(dan)並非一個“羅生門”般的敘述(shu),多種(zhong)聲部沒(mei)有各(ge)行其是,而(er)是在一個主導性(xing)的情節中展(zhan)開,體現了(liao)歷(li)史fan)ben)身(shen)的復雜(za)性(xing)與多層次,“我看到(dao)了(liao)一個普遍的關于(yu)人在狂暴的歷(li)史中的命運,歷(li)史的偶ji)緩突牡 緇岬幕煸za)與矛盾,以yue)叭誦xing)的彷徨躊躇、弱小卑微”。

《文藝(yi)報》總編輯梁鴻鷹從(cong)you)謀ben)的敘述(shu)方式(shi)里發現了(liao)更多奧秘,在他(ta)看來,鄧一光刻意使(shi)用了(liao)一種(zhong)有限的敘述(shu)視角,“小說中有多個敘述(shu)者,不是用上帝式(shi)的全(quan)知全(quan)能的視角來講,只是從(cong)個人的角度說出個人的經歷(li),每(mei)個人只知道個人那點事兒”。梁鴻鷹認為,這種(zhong)有限的敘述(shu)視角有利于(yu)在短時間內構(gou)建宏闊的歷(li)史事件,讀者可以以yuan)舜cong)不同的人物口(kou)中了(liao)解到(dao)時代的風(feng)雲變化以yue)安煌 宋鎪suo)代表的不同社會階(jie)層對戰爭與命運的理解。此(ci)外,梁鴻鷹還gou)鄄斕dao)了(liao)小說中的“閑(xian)筆”。《人,或所(suo)有的士兵》在敘寫(xie)戰爭發展(zhan)的同時,還提(ti)到(dao)了(liao)許許多多當時的nai)難 宋錚 此(ci)si)是閑(xian)筆的處理,實則不閑(xian),反(fan)而(er)構(gou)成了(liao)一種(zhong)zhi)幕 ?難?慕渙liu)史書寫(xie)。這些珍貴(gui)的片段讓小說生發出多姿多彩的枝(zhi)節支脈,為文本(ben)增添了(liao)豐富性(xing)。

相比于(yu)“苦難之作”或“歷(li)史證詞”的說法,深圳(chou)市(shi)作協副主席、評論家于(yu)愛成更傾向于(yu)用“浩瀚(han)之書”來評價《人,或所(suo)有的士兵》,小說中無(wu)所(suo)不在的總體化寫(xie)作狀態,是他(ta)關注(zhu)的重點。在為《長(chang)篇小說選(xuan)刊》2020年第1期“佳作推薦(jian)”欄目撰寫(xie)的同期評論中,于(yu)愛成做(zuo)出了(liao)精當的表述(shu)︰“ba)饈且恢zhong)總體化的寫(xie)作。作品(pin)試圖對太多的nai)侍饉伎kao)、敘述(shu)、發問︰關于(yu)戰爭與和平,民族與國(guo)家,國(guo)家與個人,民族性(xing)與國(guo)民性(xing)。以yue)骯賾yu)宗教,關于(yu)文化(包括(kuo)審美),關于(yu)語言(yan)(國(guo)別民族區分意義(yi)上的語言(yan)區別),關于(yu)戰爭倫理(正義(yi)觀、英雄主義(yi)觀等)。”于(yu)愛成認為,多視角qia) 嗌啃鶚shu)並不少(shao)見,但(dan)拼圖式(shi)、多重例證式(shi)、多重互證式(shi)的寫(xie)作近年來極為罕(han)見,在這種(zhong)總體性(xing)敘事中,小說dao)菀撞制纈氡bian)論,迸ou) 鏊枷氳牧αliang)。

鄧一光寫(xie)作《人,或所(suo)有的士兵》的參考(kao)資(zi)料

珍視軟弱與恐(kong)zhi)逯 xin),或一種(zhong)思想實驗

順著總體性(xing)敘事的角度que)治(zhi)觶 yu)愛成探查到(dao)了(liao)小說中更多的幽nai) 河?石代表著一種(zhong)反(fan)主流(liu)的、沉liao)嫉摹 掛櫚摹 fan)叛的隱喻(yu),他(ta)的自盡(jin)是qiang)創├liao)“ba)zhi)的骯髒、死亡的把(ba)戲、生存的真(zhen)相、命運的捉弄”之後的選(xuan)擇,是真(zhen)正的解脫xuan)M 保 庵zhong)解脫又是對人類社會“惡托邦”的反(fan)撥,“一種(zhong)反(fan)cong) 壑饕yi)之後的英雄主義(yi)的回歸——以自絕的方式(shi),為曾(zeng)經的脆(cui)弱、示jiu)酢 kong)zhi)澹 gen)自yue)漢徒猓 約(yue)閡桓黿淮U饈且恢zhong)zhi)wu)畏的死,終無(wu)牽掛ye)乃潰 tan)然的死。他(ta)死了(liao),還有誰不是在苟且偷生?還有誰不是幸存者?苟且偷生者將何(he)以自yuan)Γ啃掖嬲囈 he)以生存?這是作品(pin)給我們的一個提(ti)問。”

歷(li)史沒(mei)有清晰明了(liao)的線(xian)索(suo)和規(gui)律(lv),但(dan)也(ye)不是純粹的雜(za)亂與偶ji)唬 醮笙讓羧竦夭蹲降(jiang)dao)了(liao)小說deng)驕殘鶚shu)中的“法”與“反(fan)法”的隱形結構(gou)︰作為歷(li)史進程(cheng)中例外狀態的戰爭,暫時地超越“法”的規(gui)則,但(dan)在戰俘營這樣一個特(te)定(ding)的場(chang)所(suo)中,例外狀態成為了(liao)“永久的”制度化,其背(bei)後是qiang)植賴淖zhuan)制秩序(xu)。“而(er)當戰後我們用一種(zhong)‘法’的方式(shi)來審判超越于(yu)‘法’的狀態之時,它(ta)實際上構(gou)成了(liao)一個歷(li)史的‘反(fan)法’。”在劉大先看來,這種(zhong)不可能完成的任務,既(ji)是文本(ben)營造的歷(li)史反(fan)諷,也(ye)恰(qia)恰(qia)是qia)叭恕庇肜li)史之間充滿(man)張(zhang)力的結構(gou)。

在歷(li)史反(fan)諷之上,探索(suo)愛與信、怕與恨、善(shan)與惡,這些精神(shen)上的終極意義(yi)在肉體生死大限時的價值,或許是qia)度耍 蛩suo)有的士兵》里更深的思維(wei)辯(bian)證法。只不過(guo),鄧一光對人性(xing)中的灰色地帶有著更坦(tan)然的理解,在小說中,鄧一光借(jie)人物之口(kou)說道,“我覺得(de)人們的內心(xin)比我們知道的復雜(za),不光有善(shan)良和邪惡,還有別的。我覺得(de)真(zhen)實的人性(xing)是不存在的,因為它(ta)們總在變化,變得(de)難以把(ba)控,人們也(ye)許永遠也(ye)無(wu)法知道,他(ta)們到(dao)底zi)撬  謁ta)們身(shen)上,哪些事情是真(zhen)實的。”中國(guo)作協創研部副研究(jiu)員岳li)┤餃  度耍 蛩suo)有的士兵》展(zhan)現出的這種(zhong)龐雜(za)yong)乃枷冑xing)已經先驗地選(xuan)擇了(liao)讀者,設立(li)了(liao)閱讀的門檻。岳li)┤有 抵卸雜(za)諼幕 胝zhi)的悖論、道德與自za)傻畝暈弧 kong)zhi)逵氡├Φ墓叵檔確(que)矯嫻乃枷朧笛槲 獠啃 檔淖畬蠹壑怠/p>

和岳li)┬謊 bei)京師範大學教授張(zhang)莉也(ye)感受(shou)到(dao)了(liao)這部作品(pin)所(suo)帶來的閱讀挑戰性(xing)。郁漱石性(xing)格的復雜(za)性(xing)已經有xin)抗捕茫 zhang)莉試圖從(cong)you)難?畝戀慕嵌壤刺ti)供答(da)案。“文學不是一個終極道德的審判者,而(er)應該是提(ti)出困惑的那一個。閱讀能夠塑造一個新的人”,張(zhang)莉說,“小說中的郁漱石有著大量(liang)的nai)難?畝粒 dan)他(ta)也(ye)有著文學困惑︰日本(ben)文學如此(ci)美好,日本(ben)民族為何(he)如此(ci)殘忍?”張(zhang)莉認為,郁漱石是一個深具文學之心(xin)的人,所(suo)以他(ta)對整(zheng)個世界(jie)有悲(bei)憫心(xin),而(er)文學本(ben)質上站在弱者一邊(bian)。在張(zhang)莉看來,《人,或所(suo)有的士兵》是一種(zhong)“內窺鏡式(shi)”的寫(xie)作,小說中把(ba)所(suo)有的nai)侍餑諢 yu)心(xin),把(ba)所(suo)有的人放到(dao)極端(duan)的語境里考(kao)驗人性(xing)的不確(que)定(ding)性(xing),人性(xing)的每(mei)一個部分都在接受(shou)作者的試驗。

作家ye)艘還(陳澤宇(yu) 攝)

談到(dao)作品(pin)的主旨時,鄧一光說︰“ba)飧齬適虜皇竊廾廊死嗟模 皇槍睦嗣塹模 ta)的暖意是黑暗中的點點螢火,不會放大,而(er)且我一直ben) 杷ta)們被huan)糯蟆  ta)只想告訴人們,人最可貴(gui)的不是英雄品(pin)質,不是理性(xing)精神(shen),而(er)是具有軟弱和恐(kong)zhi)逯 xin),這是上蒼給予人類阻止自我毀滅(mie)的最後法器,正是因為有了(liao)它(ta),我們才有可能,或者說最終不會成為魔鬼。擁(yong)有捍衛恐(kong)zhi)宓娜quan)利,人類才能繼續前行。任何(he)光明的結尾,都jia)胝飧鮒家庀嚆!!彼謇li)君、張(zhang)檸、李朝全(quan)等評論家也(ye)都不約(yue)而(er)同地注(zhu)意到(dao)這一點,又如同賀紹俊所(suo)言(yan),“人類的nai)按缶馱謨yu)能從(cong)恐(kong)zhi)逯謝芷淞αliang),尋覓到(dao)希望”。

小說中“D營戰俘示意圖”

小說中“日軍進攻香港(gang)島概(gai)圖”

從(cong)接觸選(xuan)題到(dao)圖書出版,歷(li)時七年。責編張(zhang)春(chun)曉說,“也(ye)許唯有這樣才能匹(pi)配作者創作所(suo)經歷(li)的艱辛”。《人,或所(suo)有的士兵》在交稿以後,至少(shao)經過(guo)了(liao)三次以上大的修(xiu)改,從(cong)插圖的使(shi)用到(dao)注(zhu)釋的nai)恢茫 cong)封面的確(que)認到(dao)版式(shi)的變化,種(zhong)種(zhong)細節也(ye)都顛覆數次。始(shi)終如一的堅(jian)持(chi)與等待,背(bei)後是一個寫(xie)作者的嚴謹與自律(lv)。據(ju)鄧一光說,全(quan)書所(suo)配置的插圖中,除了(liao)涉及虛(xu)構(gou)地點D營的兩幅(fu)圖外,其他(ta)全(quan)部源(yuan)cong)yu)史料。這些地圖在書中的出現,已然參與構(gou)成著熱(re)奈(nai)特(te)意義(yi)上的“副文本(ben)”,它(ta)們和書籍(ji)的標題設計、章節標識裝幀、文章腳注(zhu)以yue)俺chang)長(chang)的參考(kao)資(zi)料書單一同穿梭在這77萬字zhong)校  樗妗 xiu)飾(shi)和加(jia)強(qiang)著文本(ben)主體。

在研討會現場(chang),評論家們征引了(liao)許多古今中外的戰爭文學來chun)汀度耍 蛩suo)有的士兵》對比,數量(liang)之多、輻射之廣以至于(yu)我無(wu)法全(quan)部kao)竅掄廡┬髕pin)的名字。它(ta)們有《假如我們不去打(da)仗(zhang)》《紅岩》《鐵道游(you)擊隊》《高山上的花(hua)環(huan)》《戰爭和人》《小姨多鶴》《吾血吾土》《黃埔四期》,也(ye)有《伊(yi)利亞特(te)》《五號屠場(chang)》《duan)牢wu)葬身(shen)之地》《一個人的遭(zao)遇》《這里的黎明靜悄(qiao)悄(qiao)》《永別了(liao),武器》以yue)啊墩秸牒推健貳  芄揮肴鞜ci)之多的佳作反(fan)復參照,《人,或所(suo)有的士兵》的品(pin)質與氣象(xiang)已經無(wu)需多言(yan),但(dan)也(ye)正是互文見義(yi)多、正中靶心(xin)少(shao),可見對一部具有挑戰性(xing)的大書做(zuo)出當下的、真(zhen)正的、全(quan)面的理解之困難xuan)/p>

孟繁(fan)華說,衡量(liang)和評價一部文學作品(pin)最重要的尺度就是它(ta)在文學史上是否提(ti)供了(liao)新的審美經驗、新的典(dian)型人物以yue)靶碌募壑倒邸4cong)這個意義(yi)上說,盡(jin)管批評家們需要更多的時間和更遠的“距(ju)離”才能對這部小說作出更準ji)que)的解讀和闡釋,但(dan)《人,或所(suo)有的士兵》已經毋庸(yong)置疑是一部能夠在文學史上留得(de)下的作品(pin)。截至現在,鄧一光的《人,或所(suo)有的士兵》已經名列2019《收獲》文學排行榜、《長(chang)篇小說選(xuan)刊》年度金榜、《當代》長(chang)篇小說年度佳作、中國(guo)小說學會2019年度小說排行榜、探照燈(deng)書評人圖書獎(jiang)、《揚子江文學評論》2019年度文學排行榜等多份榜單。正如大家所(suo)認為的那樣︰《人,或所(suo)有的士兵》是第一部把(ba)中國(guo)的民族戰爭提(ti)升到(dao)世界(jie)格局的長(chang)篇小說作品(pin),這部作品(pin)的最大貢獻,是它(ta)將會提(ti)升中國(guo)作家和讀者對戰爭與文明的理解。 (陳澤宇(yu))

5分排类3 | 下一页